学员信息查询系统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
0791-88115252

18779165092(陈老师)

news

文章资讯

江西教育传媒培训中心
当前位置:首页>艺考动态
比共享单车更暴露人性的,是医院的病房
发布时间:2017-03-27   发布者:播音主持培训www.yishijy.com
分享到:

这一篇文章,江西播音主持培训的老师并不想让大家看有关专业方面的内容,这是一篇让老师觉得有必要看一看,而且去思考一些的文章。

都说医院是生死桥。生与死,悲与欢,软弱与坚强,残忍与温柔,每天都在这里发生。医者每一天,都在人性的边缘看尽世间百态。在距离死亡最近的地方,最艰难的选择,随时都在上演。

医院是一个神奇的地方,它是一个人的起点,也可能是一个人的终点。

宛如一面镜子,进来之后,照尽生离死别,人情冷暖,还有赤裸的人性。


三年前,一位农民带着身患肾脏恶性肿瘤的女儿四处求医,被多家医院拒收,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来到一所大医院,跪地哀求医生。


一位泌尿外科医生明知道这个手术风险太大,治愈率几乎为零,但还是动了恻隐之心。


经过精心手术,女孩身上15公分的肿瘤被完整地切了下来,但在缝合的过程中,患者突发呼吸心跳骤停而死亡。


经过专家的鉴定,医生没有任何过错。


但家属不依不挠在医院打横幅,跪在地上抱住出门诊医生的大腿哭喊:你把我也杀了吧。


纠缠了将近一年,这名医生再也无法集中精力工作,患上抑郁症,最终跳楼自杀。



4月大的男婴,因反复咳嗽高热40余天入住某医院,医院诊断了病因,建议家属完善相关检测,家属拒绝。


父母将孩子丢弃在病床离开医院,医生打的电话多次无人接听。


在医护人员告诉他们,丢弃孩子属于遗弃罪后,家属回到了病房。尽管医生反复交代检查和继续治疗的必要性,但他们依然执意要求出院。


后来孩子父母再次来到医院将孩子丢在急诊科后失踪。


孩子病情危重,医务人员在无人缴费的情况下开始实施抢救。


孩子父母受访时称“孩子其他的治疗我们都没有参与意见,是因为医护人员没有联系我们”,他们向记者展示了仅有的几条短信:“孩子正在抢救速来”,“宝宝抢救无效已转送太平间”。


但据移动提供的通信详单显示,医院实际上一共向孩子父母和爷爷发送了25条短信,“因为打不通电话,我们才会发短信告知。”


孩子入院后,家长只出现了两次,一次是来签字同意用药,一次是孩子病亡。

医院为孩子治疗并垫付3万多元医疗费;孩子抢救无效死亡,家属要求医院赔偿30万。


孩子奶奶在科室门口大哭:“你们是怎么把孩子弄死的?你们要坐牢!要偿命!”


医生当时就问要不要尸检明确死亡原因,家属拒绝了。



医院收了一个不到30岁的高危产妇,之前有两次流产经历,这次在引产的过程中,子宫破裂,大出血,连羊水都是血红色。


当时最坏的情况是产妇和孩子都保不住。


医生用最快的速度将孩子“拿”了出来,保住了,但产妇子宫破得很厉害。


取血、止血、找漏洞、子宫修补、再止血……等到下手术台的时候,已经过去了4个小时,好在辛苦没有白费,大人孩子都保住了。


但术后第五天,科室医生在查房时发现产妇不见了,打她和家人的电话,无人接听,留下两万多的住院费、手术费没缴。


最后,参与手术的所有医生被罚分摊了这笔欠款。



深夜,一家人抱来个四个月大的女婴,胸口被一根针扎到只剩针尾,看样子已经扎了一段时间,周围组织已严重粘连,拔起十分困难。


好好的为什么会在胸口被扎一针?当被问及原因时,孩子父母支支吾吾,奶奶更是轻松地说“不就是一根针,拔出来就没啥大不了。”


后来同事告诉我,往女婴身上扎针,是某些地方的习俗,为了破女命,下胎可以生男孩。



进医院第一年,我负责过一位老人,肺部感染,呼吸困难,每天需要呼吸机支持,虽然神志清楚,但说不了话。


高昂的治疗费引发了子女在医院走廊的一番讨论,话风直指放弃治疗,但谁也不敢做出头鸟,最后子女决定“听从老人意见”。


几兄妹来到老人病床前问:“妈,你想回去吗?想就眨眨眼。”


老人呆滞着目光瞪了好久,眼里被风吹得裹满了泪花,最后终于撑不下去,眨了下眼。


“想回去呀,嗯嗯,我们这就去跟医生说……”


后来主治医生跟我说“以后你就见怪不怪了,久病床前无孝子,老祖宗早就认识到这个真理,好多看起来的孝子孝孙,真的是在装孙子。”



一个患白血病的小男孩已经是晚期复发了,家里条件实在太差,但他妈妈变卖了所有家当给他看病。


她说她也明白最终要人财两空,只是想多挽留儿子几天多叫几声妈妈!


照顾儿子住院期间,她每天白天出去发传单,发完传单去饭店刷碗,同时做好

几个兼职,晚上赶回医院照看孩子。


实在困了就在床边趴会,就跟铁打的人儿似的。



去年在急诊科实习,急诊留观室一般都是急性症状的病人过来输液治疗留观。


当天上午来了个年龄50岁左右的叔叔。我端着配好的药物过去核对完身份。

叔叔突然问“你们这有没有实习护士?”


“我就是,如果叔叔你不愿意让我打针我可以喊老师过来。”


“不是,我就是想让实习生给我打针,我血管明显好找,你们多练练手,实在不行多扎几次就是了,练好了以后我孙女来医院就少受罪了。”


说真的,到现在都记得那个叔叔的样子。


都说医院是生死桥。


生与死,悲与欢,软弱与坚强,残忍与温柔,每天都在这里发生。


医者每一天,都在人性的边缘看尽世间百态。


“医院的墙壁聆听了比教堂更多的祷告”。


在距离死亡最近的地方,人间最极致的悲欢离合,最艰难的选择,随时都在上演。




相关文章

QQ交流课程咨询在线报名扫一扫
回到顶部